<address id="l13pz"></address>

            <address id="l13pz"></address>
                  • 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 專家建議進一步承認農民地權
                  • 資訊類型:熱點關注  /  發布時間:2020-11-23  /  瀏覽:12 次  /  

                  農村宅基地改革又有了新進展。

                  近日,國辦發文《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 試點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指出,同意建立由農業農村部、中央農辦牽頭的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試點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扎實推進改革。

                  與城市相比,農村的發展相對滯后。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提“鄉村振興戰略”,強調“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

                  “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解決‘三農’問題的新突破點。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將再延長三十年。”長期研究土地改革專家、京鼎律師事務所律師杜兆勇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公布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下稱《建議》)與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有關“三農”的提法高度吻合。

                  “《建議》進一步明確了農民和土地的關系,順應了廣大農民群眾意愿和期盼,給廣大農民吃下定心丸”。杜兆勇解讀道:“《建議》強調,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推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

                  “《建議》還把近年來在脫貧攻堅和鄉村建設中取得的重要經驗貫徹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規劃中,變成了國家意志,這充分說明黨和國家一直都在關心‘三農’的發展大事,由此推測宅基地改革有望加碼。”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鄧虹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使用權適度放活

                  經過五年多的試點,宅基地制度保障了農民“居者有其屋”。

                  早在2015年2月,全國33個縣(市、區)被依法授權開展“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改革”三項試點,當時明確的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15個。2017年11月,宅基地制度改革拓展到全部33個試點縣,并延期至2018年底。2019年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將試點延期至2019年底,同時開展修訂相關法律的程序。

                  這些年來,深化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中央的方向始終是明確的,那就是既要堅持宅基地的住房保障功能,又要讓宅基地活起來,增加農民收入。“堅持審慎與突破并重。”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探索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對盤活閑置宅基地和閑置農房,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意義重大。

                  2019年9月,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宅基地管理的通知》文件提出,鼓勵村集體和農民盤活利用閑置宅基地和閑置住宅,通過自主經營、合作經營、委托經營等方式,依法依規發展農家樂、民宿等。

                  宅基地是農民安身立命之本。而今,全國宅基地的試點日益廣泛。

                  今年6月30日,中央深化委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深化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方案》(下稱方案)。《方案》強調,要積極探索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宅基地農戶資格權和農民房屋財產權、適度放活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的具體路徑和辦法,堅決守住“土地公有制性質不改變、耕地紅線不突破、農民利益不受損”三條底線,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農民權益。

                  李國祥認為,《方案》進一步為農村宅基地改革系統地提出了三權分置的總體框架,一塊宅基地同時存在著所有權、資格權和使用權,對不同產權賦予不同權能,農民房屋財產權歸農民所有,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可以適度放活,但要守住紅線底線。

                  10月份,中央農辦、農業農村部批復了全國104個縣(市、區)和3個設區市為新一輪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地區,試點期限為2020年至2022年。

                  直至此次《建議》強調,保障進城落戶農民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鼓勵依法自愿有償轉讓。

                  歷經五年多的試點,宅基地“三權分置”改革成為農村土地改革的關鍵。據相關部門調查估算,外出農民工中絕大部分一年要在城鎮居住10個月以上,對這部分人而言,農村的房子空置率很高。在此背景下,無論從推進新型城鎮化高質量發展,還是從強化鄉村振興,深化、放活宅基地的改革均已迫在眉睫。

                  土地改革牽一發而動全身。李國祥認為,宅基地和農民房屋使用權適度放活的意義重大。不過,宅基地改革穩慎推進不會變,允許城鎮戶籍子女繼承農村宅基地使用權,意義明顯。

                  專家建議三位一體整體推進

                  農村宅基地的流轉,主要包括抵押、出租和轉讓,讓農村集體土地在符合城鄉統一規劃的前提下,與城市國有建設用地同地同權同價,才能讓農村集體土地的價值得到實現。

                  記者梳理發現,關于征地制度改革,《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下稱《決定》)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下簡《意見》)均強調,“要縮小土地征收范圍,探索制定土地征收目錄,嚴格界定公共利益用地范圍。”

                  《決定》和《意見》都強調,要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與國有建設用地同等、同權同價。杜兆勇認為:“當前,農村集體建設用地中70%是宅基地,如果將宅基地流轉僅限于農村集體成員之間,那就不可能形成城鄉統一的競爭性建設用地市場”。

                  《決定》還強調,要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保障宅基地用益物權,改革完善農村宅基地制度,選擇若干試點,慎重穩妥推進。

                  “現行宅基地試點只允許進城落戶農民在本集體經濟組織內部自愿、有償退出或轉讓,這對于那些已擁有宅基地的集體經濟組織來說,宅基地的流轉就成了一句空話。所以,征地制度、建設用地制度和農村宅基地制度的改革,必須三位一體整體推進,才能達到預期目標”。杜兆勇說,農村宅基地的流轉,到底是“保護”還是“傷害”農民利益,“要由農民自己說了算”。

                  杜兆勇則稱,農村農民宅基地之上的房屋,房不隨地走,地也不隨房走,和城市完全不一樣。他建議:“宅基地上的房屋應該房隨地走,在承認農民房產權的基礎上進一步承認農民的地權。”


                  來源:華夏時報

                  幫助說明 | 法律聲明 | 關于我們 | 收費標準 | 聯系我們 | 留言咨詢
                  青田房產網 浙ICP備17018286號 麗水市定點房地產策劃咨詢有限公司 代理運營:麗水薪火傳媒
                  電話:0578-2216668  手機號碼:13884323808 青田虛擬網:597208
                  網站客服QQ:693234516
                  浙ICP備17018286號
                  回頂部
                  影音先锋手机Av资源站,国产福利不卡在线视频,一级特黄夫妻生活片